暗雪-东篱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陆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脑洞

gangster在头上挥着小斧头跳起了骑马舞

这么可爱的白雪公主一定是男孩纸////(二)



睁开眼,见到熟悉的天国。
接下来,他又要开始漫长的等待,等待与他一起轮回的那一天。
那个轻浮的混蛋。
他是第几次死了?
忘了,早忘了,也没必要记。
……
他其实记得,清清楚楚。
这是亚瑟·柯克兰的第十一次死亡。




前十二世,是亚瑟最后一次没有前十记忆的一世。
那一世,他是杀手。
“亚瑟·柯克兰,十一级杀手,比我想象的年轻呢。”
亚瑟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委托人,默不作声。
“这是地址,你先拿着。”
亚瑟接过地址,粗略看了一下,这好像是?
“我要你杀了这个别墅中的主人,名字叫弗朗西斯。”
是那个轻浮的混蛋的家。
弗朗西斯和亚瑟从小就认识了。青梅竹马?呵,他们可不是这种亲密的关系。亚瑟不喜欢弗朗西斯,一点也不。弗朗西斯不是杀手,他是作家,美食家。亚瑟一边嫌弃他的美食书,一边暗暗赞叹他优美的语言。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段盲目的感情。
“我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家伙呢?”嘴上的强硬只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迷茫。
杀手的规矩是:将要杀的人的心脏奉给委托人,任务完成。
真是恶趣味,不是吗?好似黑暗版的白雪公主童话。
可是,王子只能和公主在一起,猎人只能掏出自己的心脏来冒充王子的,从此消失。
可是猎人不要消失,他,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想和王子在一起。
……
……
“砰!”

这么可爱的白雪公主一定是男孩子///

第一次发文,请多多指教!
辣么可爱的标题一定不会是虐的,对吧?
甜甜的哟(和善的微笑)



他和他,是在网上认识的。
他说他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他说他叫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说英国人煮的饭难吃。
亚瑟说法国人轻浮。
确实。很轻浮。
“弗朗,我得了白血病,再见。”简洁的语言。
祝你幸福。
未发送的话停留在电脑上,逐渐变暗。
我爱你。
未打出的话停留在脑海里,永不变色。



他和他,是青梅竹马。
弗朗西斯是英籍法侨。
亚瑟喜欢吃弗朗西斯的饭,但他不会说。
他叫他死眉毛。
他叫他红酒混蛋。
确实,很混蛋。
雪白的病床上,染了几朵鲜红的血花,妖艳得刺眼。
“白血病。”这是医生的话语。
亚瑟感到有些温柔的液体掉到自己脸上,他眼睛有些模糊。
真讽刺。
我竟在临终时第一次看到你的泪颜。

【嫌疑人X的献身】【汤石】孤独天才(下)

好好看(((o(*゚▽゚*)o)))萌萌哒

言久叶。:

汤川学x石神哲哉。
含微汤草 接孤独天才(上)
————————
(六)
呼吸相抵,口鼻间尽是焦灼的空气。
汤川抵在冰冷墙壁上的手指动了动,感受着指尖坚硬的棱角。
被压住的人垂在腿边的手松开又握紧,闭了眼,急促的呼吸着。
胸腔紧靠。却并没有吻过。
“不抵抗吗?”汤川低下头,呼出的酒气拂过草薙的鼻翼。
兴味盎然的语气。
闭着眼的草薙没看到他嘴角的冷笑。
没有话语。
汤川支起身子,让草薙猛然受到夜晚寒风的冷气侵袭。
“这就是你想要的?”
一个背影。草薙用发抖的手抱住自己。那人的声音仿佛尤在耳边。
“我不是Gay。”
“我只是觉得,只有天才和天才才能比肩相抵。”
“我只能和石神——石神哲哉。在一起。”
(七)
石神的牢房。
草薙拿着饭看他躺在床上的样子。
闭着眼,头部移动像是在寻找舒适的位置。
草薙把门打开。
石神停止了动作。
他从床上起身,就这么看着草薙走进来,眼神没有焦距,脸上没有表情。
就像是案件初查的那个晚上。
草薙咬着唇犹豫了一会儿,想找适当的措辞让那句话不显得过于突兀。
然而石神没有动筷,他只扫了一眼,又把毫无感情可言的眼神放回草薙身上。
“你想出去吗?”草薙试探着发问。
“不。”直接干脆。
没了下文。
没了声音。
草薙看着石神倒回床铺,脸朝着墙微微蜷缩起来。
已无商谈余地。
(八)
累。
石神觉得累。
好像熬着夜解题都没能找到正确方式的那种累。
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思考。
脑劳累。身劳累。疲倦。呼号没有余地。呼入的气体沉重艰滞。
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思考。
石神哲哉再一次沉睡过去,没有注意到站在他牢门口的汤川学。
(九)
做了噩梦。
跟死亡,鬼怪没有丝毫关系。
但那个梦甚至让石神渗出细密的冷汗。
然后石神睁开眼睛。床前朦胧罩着一层人影。
“汤川...?”他试探着开口,心里又很坚定。
“嗯。”人影简单的答应了一句,然后朝石神伸出一只手。“跟我走。”
出去说难不难,却也不易。
说到底还是托了草薙的帮助,这点汤川没说,石神也心知肚明。
他本不应该跟他出来的。
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他石神哲哉,已经没有了可以活在世上的理由。
石神抬头试探性的看向汤川,却只在浓重的黑暗里看到一个轮廓。
“啊,”他苦笑,“要是一开始我就早一些死,就不会发生后面这种事了。”
汤川略显急促的步子停了。
“石神哲哉你搞清楚,我把你救出来不是为了让你有机会死的。”
不置可否。
石神继续被汤川拽着向前,几日饮食都断断续续的胃突然痛的厉害。
他拽住汤川的衣角。
“你打算就这么藏我一辈子吗?”
“嗯。”
(十)
汤川去他的研究院了。
石神在他家里找到绳索,然后费了点力气固定好。
他不清楚汤川做了什么,或者说汤川和草薙一起做了什么,能够让警察丝毫没有他的线索。
但他累了。
石神把头放进绳索。
门铃响了。一声一声,一次一次。
汤川明明有钥匙,这可是他的家。
石神最终还是去开门。绳索在屋里一晃一晃。
汤川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大概。
他的眼睛扫过石神面无表情的脸,不由自主收紧了下巴。
还打算逃避吗。
石神哲哉,你还这样想吗?
石神也在盯着汤川看。
脑内计算。
便捷。
快速。
简单。
“汤川。”石神闭着眼睛开口。“你不用露出那样的表情。”
“刚刚那一秒我突然想通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也是我的救命恩人。石神在心里说。
所以——
“我会报答,用我想得到的,最理性的方法。”
“那是什么?”汤川学的心脏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带着期待。
“我会努力爱上你的,或者说,我已经爱上你了。”
(完。
————————
早就写好一直忘记发了,直到收到一条回复发现没有发,想想让你们等了那么久真是太抱歉了。文渣而已。感谢支持【

混迹各种圈(((o(*゚▽゚*)o)))
© 暗雪-东篱 | Powered by LOFTER